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
NEWS CENTER


有心者胜·新经济篇 | 观点与赵泽辉对话:光大养老水口行舟


 

 

  “很难,但总得有人做,养老企业目前还需要耐得住寂

 

  或许你正年轻,将欲大展宏图;或许你正壮年,如日中天;或许你已暮年,发白齿摇……我们终将老去,该如何安度余生?

 

  为了让银发老人能被温柔以待,早有一群人投身到养老产业的服务中,而不计较能赚多少钱。

 

  “首先保证民生属性,要给老人服务好,使老人有更多的获得感、幸福感,这是我们首要的任务。因为做养老产业不是为了盈利,不是为了赚多少钱。”在光大养老北京办公室,赵泽辉谈到养老产业盈利难题时这样对我们说。

 

  他深知养老“本身是民生产业”,所以不可能赚太多钱,“但是也得有人做,都没人去做,老人谁去养?因为老人如果在家里都能很好地生活,就不需要有养老机构了”。他说,这就是养老机构存在的必然性。

 

  目前养老产业仍有许多观念与行业标准需要建立,盈利问题可能在很长时间里都难以解决,尤其在经受三年疫情带来的冲击后,就连过往冲着养老产业巨大市场而来的投资人都已萌生去意,不能否认,“养老产业市场很大,而机构养老占比很小”。

 

  在光大养老或者赵泽辉眼中,未来的主要工作还是做好自己的事。

 

  “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,就是把服务做好,布局做好,把智慧科技抓好,把品牌建设好,主要这几个方面。”

 

  犹如水中行舟,会有风起,会有浪急,乘风破浪后或许就是一番好风光。

 

  01、活下来不容易

 

  相对于零售与文旅市场的迅速回温,疫情给养老产业带来的冲击更大,也需要更长时间修复。

 

  “疫情防控对我们影响比较大,因为养老院不能正常营业,要封院管理,使得入住率不能提升,不能收住新的老人。”在赵泽辉的话中我们得知,这不仅是某些养老院项目受到影响,对养老行业存量的影响也很大。

 

  再有是疫情期间很多新开机构受影响更大,因为没有入住老人,或者老人数量很少,而员工数量却比较多,又是封闭式管理,以致疫情期间影响巨大。“光大养老作为养老企业,疫情期间首要保障老人安全,围绕安全做了很多工作。”

 

  赵泽辉介绍,为了保证养老机构正常运行,必备的医疗用品、生活用品,以及对老人心理的关怀,对员工心理的疏解等等,都带来了资金压力。

 

  “因为收支不匹配,所以维持养老院正常的经营花了很多时间和功夫。”从赵泽辉稍显凝重的神色中,不难看出当时的艰难。

 

  据了解,光大养老拥有养老院、护理院、社区养老机构、居家养老站点、CCRC五大养老业态,此外还有旅居养老、智慧养老、适老化产品,在疫情中受影响较大的还有旅居养老业务。

 

  赵泽辉缓缓道来:“因为出行受影响,原来的旅居业务——到异地进行养老和健康管理的客户受影响非常大。各地的管控政策不一样,疫情打乱了养老企业的正常发展轨迹和逻辑。”

 

  这种影响还传递到营业收入上:“不能获取正常的经营性现金流,这是影响最大的……本来我们有客户积累任务,但是受疫情影响,客户没有大的增长,也影响了正常的营销工作。”

 

  养老机构受到冲击外,疫情对老人的影响同样不可小觑。

 

  原来稀松平常的出行与探视成了不可能——老人不能随便出去,家属也不能进来,对老人的心理压力比较大,以致疫情结束之后很多老人离开养老院,改变了养老企业的生态。

 

  除了心理压力,身体健康更是备受损害。“疫情对老人的身体状况影响是比较大的,不管是健康老人,还是失能或者半失能……有基础病的影响非常大,所以在疫情最后阶段,老人的流失率比较高。”

 

  此种不可抗力因素,使光大养老入住率在今年初迎来了历史新低。

 

  赵泽辉禁不住感慨:“疫情期间养老企业能够活下来就挺不容易的。”更何况行业竞争同样加剧了“活下去”的难度,他说:“大家都很困难,有降价的,有促销的。所以总体看,很多机构在二季度到现在新增老人是有的,数量也不少,但是入住率没提升。”

 

  “原来我们判断疫情之后入住率能迅速恢复,但是现在实际情况不理想,在一季度入住率见底之后,二季度并没有出现反弹或者井喷的情况。”

 

  对于行业复苏的预期,赵泽辉给出了保守预测:“挺难的,至少要半年左右时间,到今年年底,至少是这个时间。”

  

 

  02、总得有人做

 

  数年前,憧憬着中国银发产业数万亿的庞大市场前景,机构养老如雨后春笋出现,但后来发现这并非一笔赚钱生意,加之疫情影响较大,不少企业正纷纷退出这个蓝海。

 

  赵泽辉对此的认知非常清晰,赚钱并非出发点:“光大养老本身是一家央企,养老是民生产业,所以我们首先保证民生属性,要给老人服务好,使老人有更多的获得感、幸福感,这是首要的任务,因为做养老产业不是为了盈利,不是为了赚多少钱。”

 

  “养老产业本身就不可能赚太多钱,规模也不可能做得很大,但是得有人做,没人去做,老人谁去养?老人如果在家里能很好地生活,就不需要有养老机构了。”他继续设问:“为什么要有养老机构?就是因为老人在家里不可能全部获得很好的照顾,不管是子女在不在身边,还是社区有没有服务,这是机构存在的必然性。”

 

  据观点新媒体了解,我国虽然已进入老龄化社会,但居家养老仍是主流,机构养老占比极小,尚未到达饱和状态。

 

  十六年前,上海就已提出“9073”养老模式,北京则在2009年提出“9064”养老服务新模式,即90%老人在社会化服务协助下通过家庭照料(居家)养老,7%(6%)的老年人通过购买社区照顾服务(日间照料)养老,3%(4%)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。

 

  “政策定出了‘9073’与‘9064’标准,基于现在国情与人口基数,只有3%-4%的老人入驻养老机构,但是虽然现在养老机构不多,但仍供大于求。”赵泽辉认为,若干年后养老机构才可能供不应求:“未来肯定是供不应求,因为现在老年人2亿多,到2035年达到4.75亿人。如果是这个基数,现在的养老机构肯定是不够用的。”

 

  他还指出,养老产业市场很大,达到十几万亿,但这个数字是将与老人相关内容全部纳进来计算的结果,而像光大养老等从事机构养老服务的市场则相对较小。

 

  “老年服装、老年鞋、老年器械……这些全算进来才那么大,真正机构养老的收入能有多少?”正是基于对自身定位与市场现状的清醒认知,赵泽辉始终坚持养老产业是民生服务这一观点。

 

  但作为一个企业,没有盈利也是行不通的,因此倒在疫情期间的养老机构有不少。光大养老的定位则是做长线投资、微利企业,可持续经营。

 

  “养老产业本身投资相对比较大,不管是购置还是租赁物业,都需要投资。还有装修改造、适老化改造,这些方面的费用也不低。再有养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要有大量的员工进行服务,所以,人工投入也很高。”

 

  “不管是重资产还是轻资产,实际都不轻。除了承接一些政府委托管理,其他投入都不低。在这种情况下,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盈利模式,保证企业在正常入住率的情况下能够实现盈利或微利,能够正常运营下去,而不是完全依托政府的补贴,或者股东投入,这是不可持续的。”

 

  事实上,这在国外企业身上同样如此,赵泽辉指出,不管是欧洲还是日本,养老投资回报周期也比较长,为微利状态,所以需要两方面结合,一是作为民生产业,把客户服务好,不能追求暴利,二是作为可持续的产业,要有一定的盈利模式,自身有造血功能,能够生存。

 

  具体到光大养老自身,主要以轻资产为主,强调品牌、服务、标准化管理、科学化管理为其核心竞争能力,“因为养老,主要是能不能把服务抓好、管好,服务是核心竞争能力。”

 

  他表示,养老公司肯定是以轻资产为主,如果重资产为主则与地产公司无异。

 

  轻资产模式也决定了企业只能是微利模式,“有租金或者类租金的支出,辛辛苦苦差不多到挣钱了,租金又涨了,所以永远是微利模式。轻资产模式不可能盈利很大,因为成本一直在增加。”

 

  但持有性物业也有好处,正常运营之后,可以享受资产溢价升值的好处。

 

  “重资产有可能会享受物业增值的收益,所以光大养老目前轻资产为主,具备条件情况下可以考虑轻重结合。重资产主要是通过收购或者其他方式,持有一些物业。”

 

  他还揭示了一个行业认知偏差——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,理论上是可以的,但现实很难——首先是老人的支付意愿和支付能力不强,导致养老产业的薪酬水平较低;其次是中国养老产业处于刚起步阶段,管理水平、人员素质尚不能满足现代化企业的要求;再加上现在养老企业比较分散的,要通过管理降低成本很难。

 

  很难,但总得有人做,养老企业目前还需要耐得住寂寞。

 

  03、水口行舟

 

  盈利不易,还要不断摸索尝试,光大养老为了保持自身利润,在轻重结合的大思路下,有不少把控成本的手段,或许可以供其他同行参照借鉴。

 

  一是控制投资,养老产业作为长线投资,必须要把投资控制住,少投,或者不投。“我们一直在强调轻资产管理,第一是尽可能接一些政府项目,公建民营,希望不投入装修改造费用,只提供管理。”

 

  第二是加强区域管理,人员优化,集中的管理,通过这些尽可能降低管理成本。“一个院长可能要管三个院,一个护理部主任可能兼几个业务,通过优化,尽量减少总部人员。”

 

  另外,通过“养老+”服务,链接医疗服务、健康管理:“养老产业未来潜力还是有的,因为现在主要的收费大家都一样。但是医疗方面,每个老人的要求不一样,我们可以在医疗管理和健康管理上提供服务,增加收入。”

 

  还可以跟金融适度结合,比如跟保险公司、银行合作,提供一些增值服务,“因为老人也是(保险、银行)很重要的客户群体。”

 

  “可以为老人的家庭提供一些服务,包括居家服务。以养老机构为基础,提供多元化的服务,这个是我们主要在推的,也是有可能提高收益水平的。”赵泽辉对我们介绍道。

 

  以上是企业层面可以做的努力,但就目前中国养老大环境而言,还有不少政策及配套内容需要提升与改进。

 

  比如发达国家,老人是已富后老,收入等支付体系能够保证有一个比较好的养老环境,我们则是未富先老情况更多。对此,赵泽辉建议建立一些类似于长照险等的保险,同时企业年金要跟上,老年人的支付才有保障,否则只靠退休金养老,压力还是很大。

 

  另外,在养老企业政策扶持方面,赵泽辉表示,养老贷款力度还不够,“养老产业是个长线产业,也是可盈利的,但如果贷款利息很高,肯定不行,能不能有一些针对民生产业的低息贷款?没有利息包袱,只把产业做好就行,这个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

  嵌入式养老方面,中国的差距也比较大,主要是社区周边适合做养老机构的物业不多。“现在政府在做一些尝试,但成效不是很明显。”

 

  “未来不管按照9073,还是9064,实际90%还是在家庭,提供好的上门服务难度很大,所以6%-7%的社区养老就很关键,社区是嵌入式的养老机构。”赵泽辉直言:“要有更多嵌入式养老机构,对居家老人很有帮助,是一个很好的补充。”

 

  事实上,这些还远远不够,赵泽辉建言,针对养老企业还要有一些特殊政策支持,比如税收优惠政策、更多的融资方式、上市通道及优惠、长线资金投资等等,在他看来,“养老企业最缺的就是钱,就缺资金”。

 

  知易行难,行业政策尚未完备,养老企业需要付出更多心力。如果我们改变不了环境,那我们只能改变自己。

 

  光大养老知道引入专业养老人才“挺难”,但坚持要对养老产业很了解的人,否则要真正去一线磨炼,才能行。

 

  “内部人员的培养,在现有基础上加大力度,这是我们的主要方向。像很多院长都是护理员出身的,逐步通过学习、磨炼,增强管理意识。这是我们的主要渠道,就是引进+培养相结合。”

 

  布局方面,现在主要回归到一二线城市,即人口需求大,支付能力相对高的地方,“若太下沉,全国性扩张就很难管理。”

 

  疫情三年,打乱了养老企业的正常发展轨迹和逻辑,但可以肯定的是,养老依然是大趋势。

 

  蓝海行舟,或如朱熹的《水口行舟》写道:昨夜扁舟雨一蓑,满江风浪夜如何。今朝试卷孤篷看,依旧青山绿树多。

 

  我们终将老去,愿如光大养老所言,“人生每一步 都有光辉”。

 

  以下为观点新媒体对光大养老董事长赵泽辉先生的采访实录:

 

  观点新媒体:光大养老现在恢复情况怎么样?

 

  赵泽辉:原来判断是疫情之后入住率能迅速恢复,但是现在实际情况不理想。一季度入住率见底之后,二季度并没有出现反弹或者井喷的情况。

 

  原因也很简单,入住养老院的老人增加比较多,这批老人主要是疫情期间受居家因素影响,觉得养老院是一个比较好的地方,安全,有交流,有活动,这种老人到机构的比较多,增幅比较大。

 

  但为什么入住率没提高?因为走的也多。

 

  观点新媒体:之前离开的那批人有回来吗?

 

  赵泽辉:没有,一个是正常离世;第二是被养老院管控政策影响,觉得不自由,也有走的;

 

  第三,行业竞争,大家都很困难,有降价的,有促销的。

 

  总体而言,很多机构二季度到现在新增老人是有的,数量也不少,但是入住率没提升。

 

  想要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情况,要半年左右时间,到今年年底,至少这个时间。

 

  观点新媒体:光大养老现在是以轻资产为主吗?未来还会继续沿着这样的方向?

 

  赵泽辉:我们以轻资产为主,强调品牌、服务、标准化管理、科学化管理为核心竞争能力,因为服务是养老的核心竞争能力。

 

  真正的养老公司肯定以轻资产为主,但是我们会尝试轻重结合,重资产主要是持有性物业,不管是购置的还是改造装修。

 

  轻资产有租金,或者类租金的支出,辛辛苦苦差不多挣钱了,租金又涨,所以永远是微利模式。轻资产模式不可能盈利很大,因为成本一直在增加,入住率可能更好,但是成本不断在增加,所以就是长期维持的状态。

 

  重资产有可能享受物业增值的收益,所以我们具备条件的情况下可以考虑轻重结合,重资产主要是通过收购或者其他方式,持有一些物业。

 

  观点新媒体:现阶段光大养老怎样保持自己的利润?

 

  赵泽辉:现在主要几个方面:一是靠投资控制,养老产业是民生产业,长线投资,必须要把投资控制住,少投,或者不投,所以我们一直强调轻资产管理。

 

  尽可能多地接一些政府的项目,公建民营,希望不投入装修改造费用,只提供管理,硬件都按要求装修改造,拎包入住管理,但是把服务做好。

 

  前期租金最好能够低一点,等成熟之后,入住率到一定程度之后,再定合适的租金。投资端是最重要的,控制住了才有可能盈利。就是任何一个项目都要精打细算,自己要能承受得住,能够管得好,未来才能盈利。

 

  第二是通过加强区域管理,人员优化,集中管理,尽可能降低管理成本。一个院长可能要管三个院,一个护理部主任可能兼几个业务,通过优化,尽量减少总部人员。

 

  我们强调服务,也是进行品牌管理,好的品牌有溢价,家属会更放心把老人送到你这里,老人住着也舒心,这样收费能力才会强。

 

  另外,我们通过“养老+”服务,链接医疗服务、健康管理。养老产业未来潜力还是有的,我们可以在医疗管理和健康管理提供服务,增加收入。

 

  还可以跟金融适度结合,比如保险公司、银行的增值服务,因为老人也是很重要的客户群体。

 

  再有可以为老人的家庭提供一些服务,包括居家服务。以养老机构为基础,提供多元化的服务,这个是我们主要在推的,也是有可能提高收益水平的。

 

  观点新媒体:现在旅居养老前景应该会好一点?

 

  赵泽辉:应该会好一点,因为疫情结束后老人还是愿意流动起来。

 

  但是不能像以前的文旅地产,比较同质化,都是山清水秀,其实没什么服务,老人也待不下去。所以我们做旅居业务,提供健康管理、教育、交流等等,老人可以待得下来,而不是纯旅游。

 

  观点新媒体:相对来说,日韩、欧美更早进入老龄化社会,我们还有哪些可以向这些国家吸取的经验?

 

  赵泽辉:发达国家老人已富后老,支付体系,包括收入能够保证他有一个比较好的养老环境,我们未富先老的情况很多。

 

  学习他们,一是要建立类似于长照险等保险,还有企业年金要跟上,因为老年人的支付要有保障。现在只靠退休金,养老压力还是很大的。

 

  第二,养老企业政策扶持方面,我们国家有,但是养老贷款方面力度还不够。养老产业是个长线产业,如果贷款利息很高,肯定不行。能不能有针对民生产业的低息贷款?没有利息的包袱,只是把产业做好就行了。

 

  日本更多的是嵌入式养老,国内这块差距也比较大,有了之后,对居家老人也是很有帮助的,是一个很好的补充。

 

  对养老企业要有一些特殊性的支持政策,比如说税收政策更好一点,或者说能有更多的融资方式,能不能上市,上市能够有一些优惠等。

 

  长线资金怎么能够投入到养老产业上,可做的事还是很多。

 

  文章来源:观点网